首页>新闻> 异化现实中的人生求索_语言文化论文

异化现实中的人生求索_语言文化论文

发布:来源:中教数据库 2017年09月22日阅读:134
  摘 要: 贝娄的《奥吉·马奇历险记》叙述了主人公奥吉在人世间的流浪,进而呈现了美国社会十九世纪二十至四十年代纷繁的现实社会画卷。本文尝试从异化的观点来解析奥吉对自我本真的求索与追寻,并通过奥吉提出的乌托邦理想来展现贝娄对人性所寄予的高尚的人文情怀。
  关键词: 索尔·贝娄小说《奥吉·马奇历险记》 异化现实 人生求索
  
  小说《奥吉·马奇历险记》叙述了主人公奥吉从童年、少年到青年的成长历程。这段历程既是主人公身体上的流浪过程,同时又是其精神上的求索与追寻的过程。小说通过主人公在人世间的历险,展示了当代美国社会人们现实的生存状态。正如作者索尔·贝娄所言,他在创作过程中以独特的视角感知着高度发展的美国,发觉社会的发展伴随的是对人们生存状态的挤压,造成人们固有价值观念的颠覆和异化。但是,贝娄一直坚信与探索着那导向灵魂的通道,“坚持不懈地寻找着落脚点,他从不抛弃生活的价值不取决于成功而取决于尊严的信念”。[2]正如笔下的奥吉,他在现实历险的困惑中不断地拒绝,不断地陷落,不断地逃跑,一直在心灵上求索着那导向灵魂的通道。
  一、异化现实中个人的生存困境
  工业社会物质文明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严重的精神危机,这就是异化;异化已然成为工业社会一种重要的现代现象。社会物质化了,人成了物的奴隶,人与物质社会的关系发生异化。高科技产生的自动化加强了劳动分化,造成人与人之间的隔膜、疏离、陌生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异化。文明机器的运转将人格撕裂,人无法在对象上看到自己、承认自己,精神失去了依托,最终导致人与自我关系的异化。贝娄在小说中充分而深刻地展示了现代物质社会中人与物、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及人与自我的异化困境。
  小说的开篇强调芝加哥是一座灰暗的城市,并交代奥吉出生在芝加哥一个贫困的犹太家庭,兄弟三人西蒙、奥吉、乔治都是私生子。面对生存的困境,奥吉从小就去做工。作者通过他的历险过程向我们诠释了这座城市为什么是灰暗的。小说写道:奥吉早年在电梯上看到的就是“大亨、专员、贪心人、告密者、流氓”等形形色色的人,面对这个庞杂、混乱、物欲横流的社会,乔·格曼丧失良心,以盗窃、送偷渡客等违法行为获取不义之财。奥吉的哥哥西蒙就是小说中被异化的典型,拜金主义使他丧失人格,失去人情味,为追逐金钱而疯狂。西蒙被金钱与社会异化,进而自我也走向异化,从而丧失了人格与真正的自我。小说中另一个重要的人物劳西奶奶是一个明显被社会所异化的人物。她是一个马基雅维利式的人物,奉行“人性恶”的信条,把社会关系当成为人处世最重要的基点,一切利益至上。到了晚年,劳希奶奶的儿子们虽各个成才与发迹,却无人愿意看望与照顾她,最后她被送进了养老院。当她拿出五角钱给奥吉当作送她到养老院的车费时,我们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异化所造成的悲剧。可悲可叹的是,人类最珍贵的亲情也没有例外。
  二、求索本真的自我与乌托邦理想的寄予
  在这个充满异化的现实困境中,人人都面临着被异化的危险。奥吉在现实历险的困惑中,不断地拒绝,不断地陷落,不断地逃跑。他身上本有的“反抗性”与“不安定性”驱使他去求索与追寻本真的自我。奥吉不认可、也不愿做人们所说的命中注定的人,不去按照别人的要求造就自己。他一直在路上,在求索与追寻中。乔治却恰好相反。他从小是一个痴呆儿,对于社会与自己的人生,他是一个无语者,没有人身自由,不能够争取自己的权益,不能去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和追求自己的幸福,所以他的生活被别人操纵和控制。奥吉没有选择向西蒙一样被社会异化,他对异化的哥哥发出这样的感叹:“可怜的西蒙!我可怜他。我可怜的哥哥。”[4]也没有向乔治一样无选择地沉默、妥协、顺从与没有自我。当他意识到自己身处被异化的危险时,他就开始逃跑。在经历了人世间各种历险后,他开始苦苦地求索什么是人生的意义,最后他悟出了一条人生的轴线——真理、爱情、和平、慷慨、有益、和谐。他认为坚持这条轴线,一切杂念、隔阂、歪曲、饶舌、困惑、奢望,全像虚幻的东西似的烟消云散。他坚信,只要静静地等待,任何人任何时候都能回到这条轴线上来,生命都能重振。
  其实奥吉从小就是一个心存爱与温情的人,他反对将弱智的弟弟送到福利院,在乔治最后在家的那段日子里,他每天哄着乔治开心,珍惜可以在一起的时光。在家里只有他最体谅母亲的心情,对待劳希奶奶也如此,他把她当成自己家的一分子。在乔治、妈妈、劳希奶奶都进了社会福利机构后,奥吉从未忘记去看望他们。在奥吉的心中,家里人是最重要的,他梦想有一天着可以接回他们。对待朋友,奥吉以真诚的心相助。对待爱情,他也曾彷徨、沉沦、失败过;但当最后与斯泰拉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时,奥吉对爱情与婚姻的美好已怀有坚定的信心。他不再羡慕哥哥,他的想法是:“嗨,我认为我远远地超过了他,因为我娶了个心爱的女人,所以我正在人生唯一正确的路上阔步前进。”[5]正是奥吉心中一直保存着这份温情与爱,感受着自己内心的声音,并一直求索着人生意义的答案,所以才总结出了人生的轴线并提出了他的乌托邦理想。
  如果生活没有使他觉得可怕,那么死亡也就吓不倒他,别人真情实意的拥抱会使他消除对风云骤变和生命短促的恐惧。[6]奥吉心存希望,坚信人性的回归与生活的美好。纵然最后奥吉发现建立孤儿院的梦想不会实现,而做了战后投机买卖的掮客,但他心里想的是:“啊,我可以说是那些近在眼前的哥伦布式的人物中的一员,并且相信,在这片展现在每个人眼前的未知土地上,你定能遇见他们。也许我的努力会付诸东流,成为这条道路上的失败者,当人们把哥伦布戴上镣铐押解回国时,他大概也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但这并证明没有美洲。”[7]
  三、结语
  奥吉在精神上求索与追寻出一条人生的轴线,认为这条线一直贯穿他的全身。实际上,他一直在求索与追寻的是本真的自我,就是说,遵从了这条人生轴线即遵从了本真的自我。他又依据本真的自我、内心的选择提出了他对生活的美好理想,这是对人生美好乌托邦的一个显示。在现实中,奥吉是失败的,他并没有实现自己的乌托邦理想;但他在求索的过程中获得的是知识、经验和阅历。并且,我们在小说的结尾看到,他并没有放弃,他把自己比作哥伦布似的人物,他心中充满了希望,他的历险还在继续,因为他已经隐约看到了导向灵魂的通道。
  贝娄通过奥吉·马奇历险的征程,展示了物质高速发展给人们带来的异化状态,揭示境况、探讨问题,从而呼吁人们坚信内心的善与真,赞扬与回归人性的美好,改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教育现代人去协调主体精神与客观世界的关系,回归自我,也即回归主体本真存在的真实。
  贝娄说过,要打动现代读者混乱的心或许是很难的事了。但我们看到,他正是用他作品深刻的思想性与社会性打动了千千万万现代读者的心。他对社会的关注、对人类的关爱体现着他的一种高尚的人文情怀,是一种忧于社会、寄希望于人性的理想与情操,表达了一种强烈的人道主义价值诉求。
  
  参考文献:
  [1]Profile of Saul Bellow[Z].New York:Microsoft Encarta Encycl opedia,2004.
  [2]宁倩.美国文学名家.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3:273.
  [3][4][5][6][7]索尔·贝娄著.宋兆林译.奥吉·马奇历险记[M].河北教育出版社,633,662,616,728.

010-56181807

周一至周五9:00-17:30

中国终身教育数据服务平台--中国终身教育学术研究中心课题组中教汇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58941号-1Copyright © 2013-2016 ZJHJ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16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