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约翰.班维尔小说《海》中马科斯.莫登的神经症人格_语言文化论文

约翰.班维尔小说《海》中马科斯.莫登的神经症人格_语言文化论文

发布:来源:中教数据库 2017年09月22日阅读:194
  摘 要: 本文通过分析马科斯·莫登的异常心理及举止,研究其神经症心理特征的形成、发展的过程,解释在内心的重压下,《海》的主人公所做的一切不同寻常的行为及其悲剧命运的决定因素。
  关键词: 小说《海》 马科斯·莫登 神经症人格 形成过程 影响
  
  约翰·班维尔是当代最伟大的爱尔兰作家之一,他的第十四部小说《海》为他夺得了2005年英国布克奖。他的小说文辞优美,充满了画意的描绘。他在后现代语境下进行创作,多以回忆为主题,描写了在物质文明极其发达的情况下人类盲目追求金钱以至失去自我的困境。《海》是一部关于悲痛和失落及生命的短暂和无常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莫登回到孩提时代度假的海边以逃离失去妻子的痛苦,故事以三条线展开:第一条是莫登在香杉别墅与瓦瓦韶(Vavasour)女士及布朗特(Blunter)上校在一起的生活;第二条是半个世纪前莫登在这个海滨胜地与格雷斯(Grace)一家的交往和情感纠葛;第三条是莫登跟妻子安娜(Anna)一起度过的患病岁月及对他们感情的回忆。这三条线相互交织、相互纠结,形成了一个由各个片段组成的网状结构的小说。
  中外很多学者都分析了班维尔的写作特色及人物的异化,然而却忽略了主人公马科斯·莫登的神经症人格。美国著名精神分析学家卡伦·霍妮对神经症的定义是:“神经症是一种心理紊乱,这是由恐惧和为了对抗恐惧而建立的防御机制导致的,以及为了解决冲突倾向而努力寻找妥协方案所引起的。”她认为,儿童最基本的需要是获得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恰是由父母提供的。若父母不能提供甚至损害儿童的安全感,儿童就会对父母抱有敌意,这种态度最后又泛化到周围所有事物和人身上,进而转变为基本焦虑,这是一种培植神经症的土壤。为了减轻这些基本焦虑及不安全感,儿童形成了相应的防御性策略,这些日后便形成了其人格的一部分。霍妮在《我们的内心冲突》一书中把这些策略概括为三个类型:屈从型、攻击型和孤立型。
  马科斯·莫登童年时期父母的不合及分离,他与格雷斯一家的交往以及孪生姐弟的死亡,这些经历和印象对他未来的职业道路、择偶标准、人生态度等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以至于他过度地追求名誉与地位,过度地依赖女性而矛盾性地对任何男性都充满敌意。其妻因病去世之后,他失去了精神依靠而变得绝望,采取逃避的方式来面对未来。本文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揭示其神经症人格的形成及对他生活造成的影响。
  一、马科斯·莫登的基本焦虑的形成过程
  霍妮认为:“我们的情感和心态在极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生活环境,取决于不可分割地交织在一起的文化环境和个体环境。”出生在贫困而毫无人情味的家中的莫登从小就被置于一种不幸的处境之中,莫登父母不合,经常吵架,这成了他童年生活的必修课。于是父亲径自去了英国,而母亲则在父亲走了之后对他严加看管,常常无缘无故地斥责他。因此,他无法从父母那儿获得真正的温暖和爱,从而失去了安全感,这是他神经症人格形成的开始。无助感与孤独感充斥的莫登看到富足的格雷斯一家时,便把自己投向了他们的怀抱,由开始对格雷斯太太的迷恋到对其女克罗伊的爱恋,然而克罗伊和弟弟迈尔斯的溺死却对他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进而又促成了他神经症人格的形成。这些童年遭遇对莫登的影响是终生的,童年的不幸给他带来的孤独感,无助感和愧疚感使他对世界和他人充满了敌意,进而形成基本焦虑,也就为他的神经症人格的形成提供了土壤。
  二、面对冲突采取的人际防御措施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神经症患者会为应付不时凸显的内心难题而产生自己的人际防御策略。霍妮把这些防御措施分为三种:屈从型、攻击型、回避型。屈从型:这种人对友爱、赞许、伙伴和把自己的生活限制在狭窄范围内等有一种神经质的需要,他们为了克服无助感而去追求他人的关爱和帮助,去顺从他人,依赖他人。攻击型:这类人对权力、剥削、声望、个人崇拜、成就野心等怀着神经症的需要,他的安全感建立在这种逻辑上:如果我有权力,那就没有人能伤害我。孤立型:这类人对自足自立、完美无缺怀着神经症的需要。他的安全感建立在这种逻辑上:如果我离群索居,什么也不能伤害我。
  莫登自幼生活在充满危机的家庭与社会环境中,内心没有归属感,因此他采取了屈从型为主的策略来抵御内心的焦虑。为了立身处世,当他把求得安稳的需要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时,他的内心愿望和感情也不可避免地偏离了使他健康成长的正常轨道。母爱的缺失,使他在遇到富足的格雷斯一家时便不由自主地融入了他们的生活,不久就爱上了格雷斯女士。其实格雷斯太太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他的母亲,他对她的浪漫情感可以被视为一种情感的转移。后来他又喜欢上了克罗伊,并与她开始了一段充满兴奋、焦虑的爱情,尽管克罗伊带给他的更多的是羞辱,虽然也有狂喜,他却依然能忍受她的任性与暴虐。这些都是他屈从型人格的表现,无条件地去顺从和依赖他人。而且莫登对自己的出身充满着厌恶感:“如果能够办到,我真恨不得将我那丢人的父母从镜头上擦除。”他一直认为是父母阻挡了他追寻幸福的道路。所以为了追求名誉、声望、地位,他选择与富家女安娜结婚,这样他的社会地位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面对无助带来的内心焦虑,莫登采取屈从型策略疯狂地去追求他人的关爱和帮助,终其一生,他回忆自己“很大一部分总是在追求庇护,追求舒适,追求安逸”。
  伴随着屈从型防御措施,莫登还采取了攻击型的防御措施。这主要体现在他对生活中几乎所有男性充满了敌意和蔑视,如格雷斯先生,女儿克莱尔的男友,妻子的朋友瑟格。虽然他迷恋格雷斯太太,却极其憎恨格雷斯先生,甚至还幻想揍他,“对准他毛茸茸的胸脯一拳,就像克罗伊揍弟弟那样”。当安娜让他把胶卷交给她的摄影师朋友瑟格去洗印时,他充满了怀疑,并且轻蔑地把他看作是瘸子难民,由于无法忍受这个男人,他想象着“自己喊着向前冲去”,把这个人“推到窗口,并头朝下将他扔到鹅卵石的街上”。女儿克莱尔为了男友放弃了他认为很有出息的艺术史研究,开始从事穷苦孩子的教育工作,为此莫登骂她的男友是个“恶棍”、“流氓”,甚至想追上去把他杀了。这一切都表明他对男性充满了敌意,而且采取了想象式的暴力形式,即攻击型的防御措施。
  三、冲突未解决的后果——恐惧、绝望、施虐倾向
  童年时期不和谐的家庭环境,让幼小的莫登内心产生了基本焦虑,随之他转而依赖格雷斯太太和克罗伊度过了自己的童年时光,成年之后又与一个富家女结婚,他做的这些都是在与他内心的焦虑作斗争,而且是艰难地斗争。然而一切都在妻子安娜去世之时土崩瓦解,他失去了依靠,彻底地陷入了绝望与自我毁灭之中。于是他来到了童年时期居住的香杉别墅,重温过去的时光,沉溺在记忆中难以自拔,“陷入了一种苦涩忧郁的情绪中”。此时,克罗伊和弟弟溺死的真相,以及父母相继死亡的事实再一次打击了他,他自己跑到码头酒吧喝得烂醉,在酒吧里和人争吵打架,把人推到,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得这样。霍妮认为:“神经症冲突倾向相互抵触,不可避免地导致希望的丧失,冲突越严重,无望的感觉越强烈。”无法减轻的焦虑感,让他变得抑郁、酗酒,从而加重了焦虑感,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他最终被女儿从香杉别墅带走,带着无数对生命或死亡的揣测过完余生。
  总之,霍妮的理论为我们解读班维尔《海》中主人公的命运和性格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莫登的悲剧与他的神经症性格是分不开的。童年时代因缺乏安全感而产生的基本焦虑造成了他内心及与社会关系的失调,做出了种种矛盾而反常的举动。一方面,他对他人是一种病态地依赖,另一方面,他又对他人充满了敌意与蔑视。当这些冲突相互抵触时,他就越发地恐惧、绝望,对生活失去信心。
  
  参考文献:
  [1]石云龙.后乔伊斯时代爱尔兰小说对爱尔兰文学传统的冲击.当代文学,2007,(1):46-52.
  [2]卡伦·霍妮著.杨丽娴译.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上海: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2008.
  [3]约翰·班维尔著.王睿,夏洛译.海.北京:作家出版社,2007.
  [4]卡伦·霍妮著.马川译.我们的内心冲突.上海: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2008.

010-56181807

周一至周五9:00-17:30

中国终身教育数据服务平台--中国终身教育学术研究中心课题组中教汇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58941号-1Copyright © 2013-2016 ZJHJ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16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