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汉语时间概念的空间隐喻_语言文化论文

汉语时间概念的空间隐喻_语言文化论文

发布:来源:中教数据库 2017年09月22日阅读:205
  摘 要: 时间和空间是运动着的物体存在的基本形式,但两者在人类认知和语言表达中的地位却是不平衡的。时间的表示主要是通过空间的隐喻来实现的。本文从认知的角度对比探讨了汉民族通过空间概念认知和建构时间的途径和方式问题。
  关键词: 汉语认知 时间 空间隐喻
  
  1.引言
  隐喻不仅仅是一种修辞手段,还是人类思维和认知的重要手段。隐喻就是人类将某一领域的经验用来说明另一领域的经验的一种认知活动(Lakoff,1980:3)。“人们往往参照熟知的、有形的具体的概念来认识、思维、经历,对待无形的、难以定义的概念,形成一个不同概念之间相互关联的认知方式”(赵艳芳,2001)。空间是一种基本的本体论范畴,空间关系在人类的认知中占据中心地位,人们往往借助空间的概念去认知和建构其他抽象复杂的概念系统和事物。时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人类也没有感知时间的具体器官,所以时间必须借助其他具体的概念来认识和表述,要借助事物运动、空间、方位等概念以隐喻的方式来认知。时间是基于空间概念发展起来的,空间是时间的表征模式。人类语言学家格拉柏哥等人(1992)曾说:“人类语言的一个普遍性,甚至说,人类思维的一个普遍性,是系统地使用空间概念和词汇来喻指时间概念。”(转引自周榕,2001:89)人们把长期反复感知所形成的关于空间及空间的意象或意象图式,投射到时间这一概念域,就形成了时间的空间隐喻,用来认知时间这一抽象的概念。
  2.时间概念的空间隐喻特征
  根据Lakoff的隐喻理论,隐喻就是将始源域B的框架结构投射到目标域A之上.这种投射有三个特点:一是单向性,即只能将B的结构投射到A上,而不能将A的结构投射到B上;二是部分的而并非是B的所有概念结构都投射到A上;三是映射前后的认知拓扑结构是恒定不变的,也就是说目标域的结构与始源域的原有内部结构一致。因此汉语中时间概念的空间隐喻保留了空间范畴中维度、方向、位置和移动方式等因素。
  3.汉语时间概念的空间隐喻
  3.1时间维度的描述
  时间概念保留了空间概念的一维结构特性,因此在汉语里有“远古、最近、上周、下周、长期和短期”等说法,却没有用宽度等二维属性的词来表示,也没有用高低、方圆等三维属性的词来表示。而在一维属性的时间词汇里,也没有与空间词相对应的表左右的时间词。因为时间是有方向性的,具有不对称的属性,所以描写时间的空间词语不能是表对称的“左、右”,而是表不对称关系的“前、后”。
  3.2对时间形状的描述
  汉语用来构造时间概念的主要都是直线,即时间是沿着直线运动的物体。任何非典型的和不规则的形状在汉民族看来都不适合描述时间。汉语既采用水平坐标,又采用垂直坐标的上下方向。
  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中,占统治地位的儒家思想推崇“人之初,性本善”的人性观,主张“克己复礼”,向善的本性复归。此外,在中国文化中也颇有影响的道家思想主张“天人合一”,回归自然,回归过去,因此人们习惯于面向过去。受这些传统价值观念和思想的影响,汉语民族在用空间范畴中的前、后方位说明时间范畴时,形成了“过去在前,未来在后”的隐喻。这一隐喻概念在汉语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长江后浪推前浪,史无前例,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前赴后继,前车之鉴,前所未闻,前辈,后辈,后起之秀,后继有人,前无,后天,以前,今后,等等。
  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是,在汉语文化中,存在与上述时间隐喻概念相冲突的价值观念及隐喻结构,这可以从“回首往事”、“前途无量”等汉语表达式中看出来。而两种隐喻概念的冲突反映出两种价值观念的冲突。在同一社会中,不同的价值观念分属主流文化和亚文化,两种价值观念的矛盾反映出不同的文化给予价值观念不同的优先权(Lakoff、Johnson,1980:24)。在中国,过去取向的价值观属于主流文化,其影响远远超过未来取向的价值观念。
  汉语中有用“上、下”这一纵向空间概念来喻指时间,即时间较早为上如“上个月、上周”,时间较迟为下如“下个月、下周”。蓝纯(1999)曾通过互联网收集到750个“上”的语句和434个“下”的语句,发现其中喻指时间的语句分别占10.4%和32.27%。她认为这一隐喻的产生可能与太阳的运行有关系。太阳早晨从地平线上升起,中午时达到最高点,因此有“上午”一词,而“上”也就表示前一段时间或早些的时间;午后太阳逐渐下降,直到傍晚低于地平线,因而有了“下午”一词,“下”即为较迟的或后一段时间。上午先于下午为早,下午晚于上午为迟,故而有了“时间较早为上,时间较迟为下”这一对空间隐喻。把时间比作河流,是中国文化传统中一个比较固定的意象。河流自然是自上而下流动的,时间之流先经上游,后经下游,所以我们在谈及历史时便用“追溯、上溯”等词。此外,这一隐喻的形成可能与中国的特有文化传统有关。崇拜敬仰祖先是中国文化的一个显著特征,祖先的牌位得供奉在祭坛之上,在画家谱时,人们将最早的先祖画在一页的最上方,然后一代一代地往下画,因而有“先人、上祖、后人、前辈、后辈”等称呼。在汉语文化中,受过去取向的影响,人们崇拜古代的人、事物、经验等,而且人们以上为尊。基于这些价值观念,汉民族在用上下方位说明时间范畴时,便形成了“过去在上,未来在下”的隐喻概念。
  3.3对时间运动方式的描述
  根据已有的研究(Clark,1973;Lakoff、Johnson,1980;Lakoff、Turner,1989),时间都是通过总隐喻“时间流逝是运动(Time Passing is Motion)”概念化的。该隐喻涵盖了“时间在动”和“观察者在动”两个隐喻类型。
  3.3.1“时间在动”的隐喻。
  观察者的位置固定,时间则是运动着的,它面向运动的方向。若时间A跟在时间B后,则时间A相对于时间B而言是处于未来,时间运动到观察者的位置时便是现在;对观察者而言,时间是有速度的。汉语里“到、过、来、来临、之前”等词语的时间含义也正是通过这种隐喻方式形成的。
  3.3.2“观察者在动”的隐喻。
  时间的位置是固定的,而观察者在运动。时间和空间一样是一个有边界的区域,可以计算观察者和某一时间之间的距离。汉语中的“前景”、“前途”、“向前看”、“近来”等都是通过这种隐喻方式形成的。
  3.4时间单位的排列
  多个时间单位的排列顺序也反映出特有的认知特点和思维方式,体现了不同的隐喻表征。汉语里时间单位的排序遵循着整体放在部分前面的原则,即由大到小的原则,如:“事情发生在1999年4月8日上午3点50分。”汉语对时空的表述采用的隐喻是“我们走向客体”。因客体位于一个比一个更大的客体中,我们得先走近较大的客体,再接近较小的,即我们在经历部分之前先经历整体。
  4.结语
  以上用大量例证说明隐喻是人类基本的认知手段,它允许我们用一个概念域的事物或关系去认识另一个概念域的事物或关系。我们对时间这一抽象概念的认知就是通过空间概念用隐喻的方式来实现的。汉语中关于时间的空间隐喻说明隐喻作为人类基本的认知活动和方式有普遍性,也说明民族的认知活动根植于文化和社会中。
  
  参考文献:
  [1]George Lakoff.Women,Fire and Dangerous Things.Chicago and London: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7.
  [2]George Lakoff

010-56181807

周一至周五9:00-17:30

中国终身教育数据服务平台--中国终身教育学术研究中心课题组中教汇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58941号-1Copyright © 2013-2016 ZJHJ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161029